七百二十二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作品:《三国之召唤猛将

    readx;    夜色朦胧,星辰漫天。

    孙武用折断鱼竿向刘辩表明心志,此生誓为大汉效力,从前闲云野鹤的日子一去不再复返。而刘辩也投桃报李,直接赏赐了孙武一个军师将军头衔,引得孙武跪谢圣恩,然后君臣一前一后走出树林,寻找倭国女王去了。

    “叮咚……恭喜宿主手刃基础武力值高于自己两点的服部半藏,收获复活碎片一枚,并且提升基础武力值1点,当前四维变化如下:刘辩——统率96,武力96,智力94,政治99,魅力101!”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孙武愉悦点10个,当前拥有的愉悦点总数上升至48个。”

    “叮咚……孙武魅力造成属性爆表,随机爆出两人,系统下面即将为宿主提供爆表名单!”

    系统在刘辩的脑海中响个不停,为了避免孙武生疑,刘辩就用右手捂住左肩伤口,做出痛苦难忍的表情。

    但实事求是的说,这一刻刘辩的伤口的确发出锥心的疼痛,毕竟那么深的伤口切下去,若不是薛灵芸亲手编织的金丝甲护身,只怕这条胳膊多半是要废了。想到这里刘辩就有些后悔,不该让服部半藏死的这么痛快,应该把他抓回去慢慢折磨。

    看到刘辩捂着伤口,孙武急忙躬身请刘辩上马:“请陛下上马,微臣替你牵缰!”

    “有劳孙卿了!”

    刘辩也不推辞,翻身上马,在孙武的牵引下一起向倭国女王所在的方向走去。刚刚走了数丈,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

    “爆表第一人: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统率80,武力91,智力85,政治72。当前植入身份为辛评、辛毗兄弟,目前正随兄长辛毗在青州刺史王猛麾下担任佐官!”

    “这辛稼轩不错,能文能武,更重要的是可以提升我大汉的文化。将朕的世界变成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文化等百花齐放的盛世!”

    刘辩捂着伤口在心中暗自思忖,挨了一刀换回来1点武力值,外加话间触动了伤口,疼的刘辩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话说日本武士的弯刀真是够锋利的。

    “陛下还说没事,看血渍都染红了半边衣衫!”张出尘又是心疼又是恼怒,拔剑在手就去质问被吓懵了的日本武士,“何人伤了陛下?自己站出来!”

    刘辩急忙阻止了冲动的红拂:“爱姬休要冲动,不管他们的事,伤朕的人是个倭国高手,已经被朕斩杀了!”

    张出尘这才把目光放在孙武身上:“这就是陛下说的山野遗贤?”

    通过张出尘与刘辩的对话,孙武知道这是天子的女人,急忙作揖施礼:“回娘娘的话,小人孙吴,害得陛下遇险,实在是诚惶诚恐!”

    “哼……要是陛下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孙家灭门也担待不起!”张出尘冷哼一声,看着刘辩身上的血渍可就心疼不已,“你们这些人也是闲得无聊,一个叫孙宾,一个叫孙吴,你们是多么自大啊?”

    孙宾与孙吴苦笑一声,一起作揖施礼:“父母之命,身不由己,我等岂敢与先贤相提并论?犹如萤火比之红日也!”

    刘辩伸手阻止了张出尘继续喋喋不休,分别把宇文成都、文鸯、展昭、尚师徒等高级武将介绍给孙武,最后又引荐孙膑与孙吴寒暄施礼:“这位先生是朕麾下的头号参军孙宾先生,这位先生是孙吴,胸怀韬略,堪比兵圣!”

    孙膑与孙吴也不说话,对视一笑,相互作揖,尽在不言中。

    刘辩忍着疼痛走到被围在中央的一帮倭寇面前,向黑纱遮面的女王用日语喊了一句你好:“哭你一起挖……”

    作为本科毕业的高材生,还曾经受过岛国文艺片的洗礼,刘辩表示自己还是能说几句日语的,至少要比与贞德交流强一些。

    “嗯?”日本女王一双眼睛充满了无辜。

    “傻逼,连你好都不懂!”刘辩在心里没来由的骂了一句,对日本人总是莫名产生一种厌恶感,即便她是一个女人。

    “雅蠛蝶?”

    “移库……移库!”

    也不知道这位女王是真听不懂日语还是自己发音不标准,刘辩只好拿出耳熟能详的岛国语言来和女王交流一些术语,“纳尼……你听不懂朕的标准日语么?”

    “不知道汉王说的什么话?可否用中土语言交流?”日本女王缓缓的解下了面上的黑纱,竟然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汉朝官话。

    只见这女人年约三十二三岁,身材不逊汉人美女,前凸后翘,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算得上一个美人,给刘辩的感觉有点像岛国的女星藤原纪香,只不过目光中带着女人中少见的霸气,应该是长期养尊处优形成的。

    “大胆女子,我家陛下乃是皇帝,上天之子,天可汗,你竟敢称之为汉王?”不等刘辩说话,旁边的文鸯拔剑出鞘,怒斥一声。

    这日本女王倒也没有被吓住,只是面色微变,向刘辩躬身施礼道:“我们岛国一向称呼大汉的皇帝为汉王,失礼之处还请大汉皇帝恕罪!”

    刘辩微微颔首,换上了一副威严的面容,肃声道:“朕可以原谅你一次,但下次再犯,别怪朕把你送去做慰安妇!”

    “慰安妇?何意?”女王不解。

    刘辩认为自己没必要向她解释,继续问道:“先说说你的名字吧,因何出现在钱塘县附近?”

    女王来不及多想,施礼道:“本王……”

    “不许自称本王!”刘辩很严肃的告诫日本女王,“否则朕还是要把你送去做慰安妇。”

    “那该如何称呼?”日本女王感到很压抑,在岛国高高在上的女王,竟然被人像条狗一样颐指气使。

    “妾身……贱婢、奴婢都可以!”刘辩很认真的说道。

    日本国的语言与汉语有很多共同之处,更何况日本岛上会说汉朝官话的不在少数,这日本女王自然知道**、奴婢是什么意思,只能被迫选择了妾身:“妾身乃是琊马台王国的女王卑弥呼……”

    刘辩哂笑道:“哦……原来是雅蠛蝶国的女王,失敬,失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