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杜康被人揍了

作品:《天生泡妞命

    看着木风离去的背影,火老、巫蛮儿对视一眼,眼中满满的恐惧,完了,要变天了。◇↓,

    “这可怎么办?”

    火老头慌了,他冰城火家虽然挂着冰城第一家的称号,但他心中清楚,那是因为庞家不在意这头衔罢了。而且在冰城里,要比他火家厉害的,也不少。作为一个世俗之人,火家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无法上升到隐世门派的地步。而无论他如何的焦急,也是没办法的。

    他担忧的是,这次变天对世俗高层的冲击,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国家啊。

    “不行,我得出去一趟,我这把老骨头也该活动了。”

    他得去跟上面汇报,至于该怎么做,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看着火老离开,巫蛮儿点点头:“我也得传信回去了。”

    她虽然气愤木风,但她也清楚,木风在宗主心里的重要性。要真发生这种事情,圣巫宗决计无法置身事外。而且,他也想确认一下,木风的话到底真假。

    在现代社会,手机是很寻常快捷的了,传递信息一秒到位。不过苗寨还是封锁状态,跟古时没什么区别,里面是没有手机的。

    不过,巫蛮儿也有自己的手段,‘蛊虫传讯’。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牢牢的锁上房门,巫蛮儿便盘坐在床上,手一抖一条小虫便凭空出现。

    哆哆嗦嗦

    哆哆嗦嗦

    小虫生的有些奇怪,看上去似乎跟毛毛虫很相似,但却有着一对大眼珠,黑乎乎的,煞是惹人喜欢。小眼珠里,一种很人性化的表情。仔细端详的话,会发现,跟《花千骨》里的糖宝有些神似。只不过,糖宝已经虚拟的人化了,这只‘毛虫’除了眼睛神似外,基本上还是只‘虫’。

    巫蛮儿缓缓闭上眼,就见,‘毛虫’身上泛起一层绿芒,身子也抖……跳起了舞。

    苗寨。

    躺在苗床上,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圣紫儿,猛地睁开妙目,完美的鹅蛋脸上闪过一抹虑色:“奶娘居然给我传讯?唔……”

    可瞬间她就拍案而起,怒了:“可恶的宵小,居然敢对我的人……”

    接着她就不说话了,专注传起了讯息:“奶娘,一切听木风的。”

    “哎!”巫蛮儿缓缓睁开眼,温柔的抚摸了下自个的‘毛虫’,“哎,看来那小子说的是真的了。哎,也不知是福是祸啊。”

    ……

    木风可不晓得两人纠结的内心,此刻的他,已经回了他的大学宿舍里。已近傍晚,第一天的军训早就结束了,接下来等着新生的,便是晚上的训练。不过晚上一般就是出去唱歌啦、内务啊什么的,倒是轻松一些。

    一进门,他就傻眼了,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军个训么,至于把你们训成这样子?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你们扑街啦?”

    屋里坐着三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听着木风编排他们的话,三人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装深沉了。

    咦,这个不太对哎?

    木风赶紧拉过椅子坐下:“咋滴了,哥几个,你们不是又调戏教官了吧?还有杜康,你这脸上似乎更肿了哎。”

    这下,杜康总算不沉默了:“我说,你就别幸灾乐祸了,那美女教官我敢么?哎不对,你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地道,明明认识那教官,而且关系还不一般,可愣是不告诉我,看我笑话。”

    “嚯,怪我咯?”木风也乐了,“看你那兴奋的劲,我根本都拉不住啊。”

    “哎……”

    “哎我说,你不会死心不改,又上去了吧?”木风追问。

    “靠,我是那种人么?”谁知,杜康猛地站了起来,“朋友妻不可欺,我老杜还是有我的准则的。”

    “坐下坐下,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木风赶紧把杜康拽下来,问道,“那你这是怎么了?”

    “唉。”杜康叹了一声,不言语。

    木风愣住了,我干,这腔调,很是惆怅啊。

    王志田抬头:“我来说吧。”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这种丢脸的事情,哎……”杜康拍了拍王志田,后者便不再坚持了,“其实,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为了女生争风吃醋呗。我看上平面一女生,就上去攀谈了几句,谁知一二货二话不说就朝我踹了过来。让我恼火的是,我们三人居然没放倒他一个人。”

    “喔?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啊?”木风笑眯眯的说道。

    “我……别闹了好吧,正说事呢,刚酝酿的气氛,被你一下子搞没了。”杜康如丧考妣般,耷拉着脑袋。

    “哈哈,我可没说什么,只是提醒你,你命犯桃花,女人太多也不好,容易变桃花劫。”木风笑眯眯的说道。

    “啊?真的假的?”杜康吓的一愣一愣的,“可,女人就相当于货物,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合不合适自己?怎么说,将来也是要结婚的,一个女友怎么知道,她就一定合适啊?”

    张言信一翻白眼,靠,这就是富二代的生活啊。

    “的,当我没说,你继续!”木风也无奈了,不过他发现,他也没资格说别人。

    “要不是我受了伤,我……”

    “啊,你受伤了?”木风一愣。

    “当然,你那美女教官可是下了狠手的,虽然无伤大碍,但疼痛也是避免不了的。”杜康翻了翻白眼,“嗨,我也就是自吹一下罢了,就算我没事,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我们仨一起上,还愣是被放翻了呢。”

    “就这?”

    “就这啊。”

    “我倒。”木风一肚子的无语,“我说,你怎么着也是富二代吧?拿出你的魄力来,你追女孩子的方式,不会就只有武力吧?用钱啊,你们最喜欢的方式啊。至于那厮,找几个人海扁一顿不就是了。”

    “谁说不是呢?这要在武汉,看我不削了那王八犊子。可这不是我的地盘啊,天知道丫什么身份!”杜康一脸的无奈,“哎,最主要的是,那家伙还让我在美女面前丢脸了。这个脸不挣回来,就算修理了丫,在美女面前我还是抬不起头来啊。”

    “哦,那你想如何?”木风总算听出来了,这杜康话里有话啊。

    谁知,杜康噗通一下跪了下去:“你教我几招吧,我拜你为师。”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