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6章 天神丸!

作品:《我的完美校花

    腾蛇大嘴巴已经全是筋肉,咧到了耳根处,根本无法完全闭合,幸好还有牙齿能阻挡天神丸从口中滑落。舌头与口腔之间轻轻一捻,顺带着少量也不知是血还是口水的液体,天神丸竟瞬间从固体的丹丸状态消散了!

    “嗯?天神丸怎么没了?”腾蛇心中诧异,一双大眼睛想要眨巴,可惜没有了脸上的皮肉,眼皮自然也是没有,空洞的眼睛上下移动了几下。正在纳闷之时,忽的一股磅礴能量从口中爆出,由于没有嘴唇的保护,能量犹如泉水一般,顺着牙齿的缝隙喷涌而出。

    “唔!!”腾蛇先是一惊,眼睛向下一查看,发现口鼻之间喷出的,竟然都是精纯的能量,赶紧将口鼻捂的密不透风,强行控制着能量下沉入丹田之内。大部分都被略显萎靡的元婴吸收,小部分经由丹田,运转到经脉各处。还有极少的一部分从伤口和鼻息之间浪费,腾蛇此时也顾及不了那么多。

    腾蛇的精神上,已经盘膝闭目专心吸收天神丸的能量,可毕竟眼睛是无法闭合的,所以必会有所分心去观察眼前事物。这也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到了最后,天神丸庞大的能量,也只是被吸收了十之七八而已。

    可仅仅这七八分的能量,也足以让腾蛇受益匪浅!丹田之内,萎靡的元婴再次容光焕发,干瘪的经脉重新充满活力。基本上所有的内伤,全部恢复的如巅峰状态。甚至比巅峰状态之时的修为,还要强上了几分。

    “哈哈!哈哈!”腾蛇疯了似的傻笑,双手拳头紧握的咔咔直响,指关节都清晰可见,再伸开双拳化掌的同时,猛地一拍地,身子轻轻一番,直接从盘膝而坐变成了身体直立,站了起来。

    “力量!这是天照大神赐予我的力量!哈哈!”腾蛇现在感觉伤势一扫而光,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好似修为又重新登上了一个台阶。只是,这口中传出的笑声,却依旧显得有些怪异!

    “嗯?嗯?”腾蛇自然也听得出自己怪异的声音,伸手摸了摸脸颊,仍然是血淋淋的粘稠感觉,看到手上沾着血渍!似是有些不甘心,又伸手摸了摸背后的伤势,却是皮肉还是没有恢复。立马心中清楚,所有的外伤,没有复原。

    “葵木子小姐,这,,,”腾蛇指着自己脸上的血肉,欲言又止!

    “你就不要得寸进尺了!”花琦葵木子用脚轻轻一踢,将地上的修罗面具踢向了腾蛇,道:“天神丸是恢复内伤的极品丹药,还能提升修为!不过,你那皮肉之苦,还是忍一忍吧!等回到国内,我尽量给你寻一副好的肉身!!”

    “是!多谢葵木子小姐!”腾蛇双手接过修罗面具,极为不情愿的扣在了脸上,调整了一下角度后,用真元将其牢固封住。手上带着真元,在面前上下徐晃了几个来回,真元逐渐凝实,化作了一面晶莹的镜子。

    “呼!”腾蛇深呼一口气,将脑袋凑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内的修罗面具与自己充满血丝的眼睛,心虚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一拳将镜面击碎后,冰冷道:“叶雪峰,叶雪峰!一切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伤了葵木子小姐,我怎么会落得如此凄惨模样!你伤了我的绝世面容,那我就要你加倍奉还!”

    “嗯!我同意!”花琦葵木子俏皮的一笑,打了个响指,点头道:“你可以把他身边人的皮肉,全都扒下来,然后献给我!我在老师那里,替你寻一副好的身子,让你夺舍!”

    “好!将叶雪峰的身边人,全部扒皮抽筋......”腾蛇咬牙切齿的说着,面具之下的眼神之中,闪着无尽的杀意。

    腾蛇身后的花琦葵木子,眼中同样泛着浓浓的杀意,喝道:“叶雪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既然不肯与我合作,那,,,你就去死吧!”说着,一柄忍者镖甩进了之前休息的树墩上,直接将其轰成了粉末。

    ......

    叶雪峰的别墅之内,墨紫薰仍旧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叶雪峰和南宫舞盘膝坐在地上,连疗伤的动作都没有变化,只是,明显叶雪峰的脸色逐渐缓解,变得有了血色,而南宫舞的脸色,却逐渐苍白!

    “噗!”一口鲜血从南宫舞口中喷出,不偏不倚,正好喷在了叶雪峰的面颊之上。南宫舞赶紧收了真元内力,手上翻转掐诀,将上涌的真元与鲜血压制在体内,轻轻呼了一口浊气,才睁开了双眼。

    叶雪峰失血过多,又受了重伤,原本神智与行动都已经有些麻木。可此时南宫舞的一口鲜血,却是将叶雪峰惊得清醒。

    “小舞,小舞!你,,,”叶雪峰想要伸手搀扶南宫舞,可手臂却是根本不听使唤,好似这一双手臂根本就不属于自己了。又尝试了几下,依旧无法抬起。不过幸好还有知觉,还能移动。可能是身子虚弱,暂时无力而已。

    “你别乱动,也别激动!好不容易将你体内的暴虐真元梳理好,你不会让我再来一遍吧?”南宫舞擦掉嘴角的鲜血,抬头看叶雪峰的一瞬,竟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叶雪峰的脸颊,笑道:“哈哈!花脸猫!叶雪峰,你这样子,好丑,好丑啊!幸好是血渍,看着还凶一点,要是泥土,那可就跟孩童一般了!”

    “是吗?呵呵!”叶雪峰知道,这是南宫舞在缓解自己心中的抑郁情绪,既然南宫舞还能笑得出来,那说明自己的伤势,应该还没有太严重。看到墨紫薰还在沙发上昏迷着,也没有心思查看自己的伤势如何,轻声道:“小舞,去看看熏姐伤的如何?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昏迷不醒?”

    南宫舞却好似没听到一般,从怀中掏出了手帕,细心的擦拭着叶雪峰脸颊的血渍,口中柔弱笑道:“叶雪峰,你什么时候能像关心别人一样,好好关心一下你自己!怎么所有人都比你自己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