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被困鼎中

作品:《仙道至尊

    高乐天仍然在迅猛地轰击着,但九始在光圈中喷射了精血后,光圈虽然还在颤抖,但相较以前却是稳定了很多,估计一时半会难以攻破。(    .)

    望着金色的光圈,高乐天嘿嘿冷笑道:妈的,以为这样就能困住老子,老子虽然一时攻不破你们这个光圈,但老子化身自爆就不信爆不破你们这个烂圈。

    正当高乐天准备指挥化身冲上前通过自爆的方式炸毁九始布置的金色光圈之时,突觉体中一动,一个金色的物体就从体中飞了出去。

    高乐天微微一怔,紧接着大惊起来,不禁脱口惊呼道:我的盗天鼎。

    飞出之物正是高乐天的重宝盗天鼎,不知道因为什么自行飞了出去,难道是因为九始的原因?

    就在这时,只听天语喧了声佛号道:高施主,这盗天鼎本来就是金顶之物,自然听我们的指挥,接下来就让你尝试一下盗天鼎的威能。

    天语刚刚说完,脸盆大小的盗天鼎散发出刺目的金光,紧接着冲天而起,变为千万里大小,一个翻身,鼎口便对准了高乐天及他的分身和化身,一道金色光柱喷发而出,瞬间将七百多高乐天笼罩在了其中。

    高乐天一声低喝,仙力轰然布满全身稳定住了自己,他知道,被金色光柱笼罩后,鼎中便会传来吸力,自己很有可能便会被吸入其中,所以全身布满仙力准备抵抗盗天鼎的吸力。

    高乐天很快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被金色光柱笼罩后,自己和自己的分身、化身就好像一只蚂蚁被飓风卷起一般,瞬间进入了盗天鼎中,根本无法抵抗那超强的吸力。

    四周都是刺目的金光,高乐天感觉自己掉入了金光世界中一般,彻底被金光吞没,看不清空间,辨不清楚方向,仅能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和化身在附近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转,心中不禁郁闷万分,自己居然被与自己相随了多年的宝贝给整治了。

    稳定了一下心神,高乐天神念一动,分身和化身就被收入到了体内,紧接着打开法眼向着四周望去,鼎中的空间并不大,似乎只有几千里大小,但整个空间中全部都是金色光芒,透过鼎口,还能看到外面的天光。

    嘿嘿,以为这样就能困住老子么?

    高乐天嘿嘿一声冷笑,瞬息万里步施展出来,直向鼎中的天光处奔去。

    很快,高乐天有些失望了,按里说千里的距离自己一眨眼便能够到达,可是自己展开瞬息万里步奔行了十几个呼吸,仍然发现距离鼎口还有千里之遥。

    高乐天,不要挣扎了,这盗天鼎是宇宙形成之时天地所生之物,和整个宇宙的构造差不了多少,如果你能闯出宇宙也许可以从这盗天鼎中出来,否则的话你是无法出来的。

    天语的话让高乐天有些发狂,按照天语的说法,那自己岂不是永远被困在里面了?

    时空之术,瞬息万里。

    高乐天口中叫着,身形不断地奔行着,此时他已经不辨方向,只希望能逃出这片金光,那怕是砰触到鼎壁也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高乐天气喘如牛,放眼望去,鼎壁和鼎口仍然在千里之外,不禁感到一阵阵的回心,自己所有方法都使了,就是无法逃出这盗天鼎。

    高乐天停下了身形,望着四周痴痴发呆,这时天语的话语再次传来:高施主,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如果仍然不答应我们的条件,那你将被无尽的金光吞噬,从此仙界再也没你高乐天这个人了。

    天语大师,难道我们真要将这高乐天杀死吗?

    盗天鼎外,九始盘坐在鼎的四周,天高望着天语问道。

    不为我所用,那便毁之,否则必生祸乱,老纳也是为了整个仙界着想,也是没有办法啊。

    天语长长地叹了口气道。

    可,可他是天元圣珠的持有者,代表着整个仙界的气运,如果将他毁了,整个宇宙的天地法则不仅不能恢复,而且可能还会衰竭,如果真是这样,多少年以后修炼者的修为将无法寸进。

    天高再次将一个问题留给了天语。

    听了天高的话后,天语痴痴地望着远方久久无语。

    半晌后,天语长叹了口气道:天地初开,并没有天元圣珠,只因诞生了天陌才有了天元圣珠,将宇宙的法则无限放大,才有了修炼的芸芸从生,谁又能说这高乐天死了,天地不会再诞生一头天陌,再产生一枚新的天元圣珠,谁又能说这高乐天活着就使整个宇宙的天地法则恢复如初,宇宙的气运不是你我能够把握的,高乐天的选择也许就是宇宙的选择,将来到底如何还是交给宇宙的好。

    说完,天语带着盗天鼎一闪而终。

    盘坐在鼎中高乐天双眉紧皱,天语仅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中自己必须得想出办法来,否则以这盗天鼎的威能,自己还真有可能逃不出这一劫去,但自己所有的方法都使过了,可就是不管用,到底如何才能逃出这盗天鼎呢?

    高乐天眉头越皱越紧,难道自己真的要屈服或被杀死么?

    高乐天心中充满了阵阵的无奈,突然,一道灵光划过了整个识海,自己还有一个步法没有练成,这个步法练成后据说可以瞬间到达宇宙的任何地方,难道脱困要依靠这个方法不成?

    高乐天有些兴奋起来,想也没想,站起身来便施展出了踏空仙步,从第一步一直踏到了第八步,来回反复地踏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连贯熟悉。

    这是自己目前能想到的唯一脱困的方法,时间有限,必须得在这一个月内将踏空仙步的最后一步练成,最后到底能不能脱困那就看天意了。

    时间在高乐天的脚底缓缓地流过,眨眼之间便过去了二十天,二十天中,高乐天始终在重复着一个动作,那就是不断地踏着踏空仙步,从第一步踏到第八步。

    二十天的时间,使这八步踏空仙步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仿若一步一般,各个步法所运行的经脉发生了共震,彼此之间建立起了若有若无的联系,高乐天相信用不了几天,这些经脉就会联系起来,形成一个周天,自己就会练成踏空仙步的第九步,无影无踪步法。

    高乐天仍然在不知道疲倦地修炼着踏空仙步的第九步无影无踪步法,时间也在快速地流淌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果如高乐天所料,八个步法所运行的经脉渐渐地建立起了联系,然后一条条通道像被打通了一样,使得这些经脉彻底联系了起来,在体中形成了一个周天,从而诞生了一种新的步法---无影无踪步法。

    高乐天兴奋的哈哈大笑,这下可以从盗天鼎中出去了吧。

    笑着,高乐天体中经脉瞬间运行了一个周天,迫不及待地使出了无影无踪步法,脚步微错间感觉自己出去了无穷无尽的距离。

    放眼四望,高乐天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自己使出了无影无踪步法后仍然没有走出盗天鼎,仍然被困在鼎中。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