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菜鸟文学网
首页大荒蛮神 第八十一章 蜃龙尸骸

第八十一章 蜃龙尸骸

    (今天就一更,抱歉)

    陈寻潜回珑山附近深海,只想着浑水摸鱼。《

    珑山陆沉之时,天道神雷狂劈,诸多大妖、策天府、青鳞族以及七族蜃兽都会暂时撤到外围,陈寻担心常曦、苏棠她们会遭遇危险,就令北玄甲随赤海金鳞船撤往外围,没想到他们在虚元珠中,会跟这几头异兽打得如此激烈。

    主要也是巨猿自暴元丹时,大家都没有足够的警惕,陈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祭出玄将印,不然也不会伤得这么惨淡。

    陈寻不祭出玄将印,主要还是想控制恶斗的烈度,以免过度摧毁灵地,但人算不如天算,虚无灵地最终还是崩裂成四片袖珍陆地。

    火鳞蛟在外面搅得天翻地覆,发泄心里难抑遏制的暴怒,陈寻调息片刻,就挣扎着站起来。

    那头巨蟾离他最近,剖开腹皮,除了被赤海用利爪绞得稀巴烂的器脏外,巨蟾修炼数万年的元丹,还完好无损的藏在一团血肉之中。

    擦去血污,大如玉盘的巨蟾元丹雪白皎透,仿佛如一团羊脂白玉,丹内隐隐有灵纹流转。

    这枚元丹,比陈寻以往在沧澜所猎获的元丹,不知道要精纯多少倍,内蕴灵元之精纯,甚至都不在寒元珠所蓄的元液之下。

    而这枚元丹是巨蟾数万年修炼的精华所在,与巨蟾心脏,都可用来炼制从根本提高修者潜质的天阶宝丹,价值要比一枚单纯蓄积元液的寒元珠高得多。

    这样的元丹,这次足足收获六枚之多。

    此外,陈寻还收割四颗完好的异兽心脏,封印在四只储物袋里。

    陈寻飞到巍峨如山的蜃龙尸首前。

    残破的虚元灵地,此时已经无法支撑住如此沉重、庞大的龙骸,蜃龙尸首就直接飘浮在虚空中,一动不动的龙躯蜿蜒就如残破不堪的石岭,腹部露出雷霆铜柱的一角来。

    雷霆铜柱高达七百丈,也只有这头蜃龙才能够将这根雷霆铜柱吞入腹中。

    只是蜃龙最终未能将雷霆铜柱炼化,就被天道神雷击毙坠入坠星海,沦为诸多异兽的腹中美食。

    想到被困珑数十万年的蜃龙,在无尽神雷的轰劈下,还足足支撑了一天,陈寻暗感他鼎盛之时,就算没有梵天境修为,也应该差之不远吧?

    雷霆铜柱共有七根,对应珑山七处道宫禁地。

    珑山崩裂,山体并没有彻底的支离破碎。

    此前陈寻藏身处就有一座巨山沉入深海,差不多有四五百里纵横的样子,应是珑山的一角,但没有彻底的支解。

    陈寻神识也探察到,有一根雷霆铜柱,还生根似的跟这座巨山连在一起,那三头火鳞蛟没能试图拔出来;陈寻也没有自不量力的跑过去一试。

    七星雷霆柱是维系整座珑山存在的关键,蜃龙拔出一根雷霆铜柱,导致珑山崩垮,但剩下的六根雷霆铜柱,应该都能维系部分山体的完好。

    陈寻估计着,应该共有六座石山与其余六根雷霆铜柱,完好无损的连在一起,沉在这附近的深海之中。

    陈寻对其他的雷霆铜柱没有什么奢望,不要说诸多异兽、大妖,以及随时都返回深海的七族蜃族、青鳞妖族,就算没有人跟他争抢,他也没有手段将这些雷霆铜柱从石山根子里拔出收入虚元珠中。

    就眼前这根雷霆铜柱,就未必是他们能消化得了的。

    当然,吞下肚子的东西,断没有吐出去的道理。

    陈寻心想他就算不能炼化,也不会拱手让策天府或者妖族得去。

    **********************

    陈寻抬头望着这头早就气绝的蜃龙,在龙心被无鳞女摘走之前,这副龙躯就已经被天道神雷轰得残破不堪,狰狞的头颅像一座三四百米高的奇岭,矗立眼前。

    两根巨大的犄角早就齐根轰断,大片的鳞皮剥落,露出焦黑的血肉,左目不知道是被雷霆轰碎,还是被其他异兽吞下,就剩一个黑窟窿,右目倒是完好,像一颗巨大的黑色晶石。

    陈寻飞上去,站在龙睛之前,发现这颗龙睛比他的人都要略高一些。

    虽然蜃龙早就死绝,但在这枚完好的龙睛前,陈寻还是觉得神识又被吞噬的错觉。

    传说藏有郦珠的龙颔也已经残破,郦珠自然早就不知道去向,陈寻怀疑这枚蜃龙郦珠很可能早在它被锁在珑山之前,就被北斗仙人拿走炼制法器了。

    残破的鳞皮没剩下多少是完好的,灰白发黑的龙鳞色如老银,每一片大小刚好能将陈寻半个人遮住,敲之铿然作响,质地予人异常熟悉之感。

    陈寻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将烈阳雷盾从须弥戒取来,赫然发现烈阳雷盾就是用某种龙鳞炼制而成,难怪无坚能摧、还能吸附雷霆异力。

    虽然整头蜃龙没剩下多少的鳞皮是完好,但满眼看去,至少还能剥下数万片完好无损的龙鳞。

    剩下的鳞皮再残破不堪,但蜃龙如此之巨大,剥制一两万件极品灵甲,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蜃龙身上血肉已剩不多,但这么大的体积摆在那里,那怕是些微的龙血渗透,都跟山泉似的汩汩往外涌,却如岩浆一样沸热。

    陈寻将手伸入一洼龙血之中,“滋滋”作响,他左手新生的血肉瞬时就被烧蚀掉一大块,露出森森白骨来。

    不是龙血剧毒无比,纯粹是龙血中的玄阳灵力浓郁到比岩浆还要炽热,陈寻此时的修为都不能承受。

    左手虽然剧痛无比,陈寻心里却是异常欣喜。

    丹分阴阳。

    只要他能成功推演出灵池法阵,就能炼制灵池法瓶,从鬼头礁取出玄寒元液,用于凝结玄阴大丹,但想凝结玄阳大丹,还要另想办法。

    陈寻没有想到,蜃龙血之中的玄阳灵力,竟然是如此的充沛精纯!

    难怪数以千计的异兽,跟发了疯的都要扑上来咬一口龙肉。

    难怪火鳞蛟没有抢得龙心,跑回去又发现龙尸不见踪迹,会如此的暴跳如雷!

    这种得而复失,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都怕要直接得失心疯了。

    蜃龙尸骸悬浮在虚空中,不多的龙血渗出来,就像数泡火红的岩浆悬浮在半空沸腾不休,但这样也不是办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再用龙血凝炼玄阳大丹或淬炼百骸肉身,效果都会减弱。

    陈寻抓耳挠腮,他有一樽九幽铁鼎,但里面封印用于炼器的青莲焰;从天权道宫所得的蛟龙鼎,又装满了玄辰砂。

    陈寻暗感赤海金鳞船要是在手边就好了,但想要赤海金鳞船体只是用普通的赤精铜铸成,未必就承受腐蚀性如此之强的龙血。

    想到这里,陈寻取出一件入阶法器,挑了一滴龙血,眨眼间就见这件法器被烧蚀出一个大洞。

    陈寻手里还有一些玉质的丹瓶,虽然不为龙血所蚀,但丹瓶才多大点个头,把手里的玉瓶都清空,也装不下百十斤龙血。

    虽然这头蜃龙拖入虚元珠,都已经血尽精竭了,但上百万斤的龙血还是能挤出来的。

    “从天权道宫所得的紫宵元铜,铸成器皿,或能装下这么多的蜃龙血。”老夔看陈寻在那里瞎焦急,有气有力的提醒道。

    陈寻将十数锭紫宵元铜取出,却满心苦涩。

    紫宵元铜是能用青莲焰熔炼,而且九幽铁鼎里也封印着取自千魔沙海、他时不时修炼补充进去的青莲焰,但老夔、赤海、红茶、玄龟都重伤在身,剩他一人用紫宵元铜铸鼎,还不得把他累死?

    累死也得干。

    以陈寻的修为来说,铸鼎都不需要模子,紫宵元铜熔化后,他直接用法力在虚空中铸造成型即可,但他没有老夔他们从旁协助,隔空摄物的重量有限,铸不出省时省力的大鼎。

    陈寻一口气铸成上百口三四米高矮的薄胎小鼎,就将所有的紫宵元铜耗尽。

    紫宵元铜只能铸造一次,接下来还想用这些紫宵元铜炼制法器,就只能将阵法禁制炼入这些薄胎小鼎之中。

    这么多的紫宵元铜,用来炼制三五件像蛟龙鼎那样的天阶法器都绰绰有余,但此时让他铸成上百口小鼎,将来顶多在这些小鼎的基础上,炼制上百件地阶鼎类法器,可以说是大材小用、天大的浪费。

    好在上百万斤的龙血装入鼎中,让陈寻心里多少得些安慰。

    这一折腾,就是一个月时过去。

    龙血龙肉以及七头异兽的血肉,都是最顶级的灵丹妙药,赤海、红茶不仅伤势痊愈,经兽血淬炼的妖躯百骸比战前都要更胜一筹。

    玄龟索性沉入变成血湖的灵湖之中修炼。

    老夔的半截龙尾粉碎,想恢复不是易事,但经历如此恶战,灵肉终算是彻底融合,接下来就可以重新肉身,恢复他天人境巅峰的修为了。

    陈寻铸鼎之余,也用异兽之血淬体,肉身重新修炼到九劫炼体第三重的境界,窍脉间的伤势也都痊愈,整体算是恢复到与玄穷石兽恶战前的水准。

    陈寻此时透出神识,火鳞蛟早就不知所踪,也许有大量的蜃龙血在这附近海域流出,大量凶残的鱼兽聚过来,在这一片海域争食、残杀。

    这些鱼兽,都还不足以威胁到陈寻。

    陈寻在深海里潜行数日,与他猜测的一样,其他六根雷霆铜柱都跟石山生根连在一起。

    而在这些石山之上的浅水区域,此时都有大群的蜃兽盘距,陈寻暗感要想将这群蜃兽逐走,再想办法将雷霆铜柱从深海取出,或许只有青鳞族这样的妖族势力才有这样的实力。

    而珑山之中的仙人遗宝,绝大多数应该都跟那些穷奇石兽一样,毁于天道神雷之中,陈寻也就没有什么好牵挂的,贴着海沟往外围海域潜去。

    十天之后,陈寻就循着他与蛇无心之间的神魂感应,找到赤海金鳞船的所在,但春陵君那艘巨大的撵舟,就悬停在赤海金鳞船的上空……

    百度搜索“”


同类推荐: 元尊六零小娇妻雪鹰领主我是至尊龙王传说圣墟(圣虚)择天记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