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菜鸟文学网
首页网游之天地 终结章:天地,永无尽头.

终结章:天地,永无尽头.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心里明明很想做一件事情,甚至为了这件事情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穷尽一生的力量。.但是到了这件事情真的即将完成的时候,心里却总有一种怆然若失,空落落的感觉。

    我现在就是这样。

    明明进入东方大陆,我的最终目标就是击杀罗侯,替当初第一批进入东方大陆的弟兄们报仇雪恨。而现在,罗侯就站在我们的面前,而且看其血量,要挂掉他也只不过就是时间上的问题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好像整个人打不起精神,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致来。

    “你怎么了?”

    芸芸不愧为最了解我的人,她立刻发觉了我身上最细微的变化,我甚至还没有将这变化表现到脸上,她便已经察觉到了。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继续朝着那BOSS丢着技能,嘴里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

    之前的兴奋与激动统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正因为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使得这个BOSS打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让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封号退出的冲动。

    封号?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天地这个游戏给我的,如果我真的封号不玩,那么……“觉得失去目标了是吗?”用不着我解释什么,芸芸一下子猜到了我的想法。

    “当一个人太看重一件事情,甚至将这件事情视为终生目标的时候,一但事情完成,那他也会失去活下去的动力。”芸芸一面替众人加血,一面小声地对我说道:“虽说这只是一个游戏,远没有我所说的那么严重。但是一直以来,你都把诛杀罗侯当成了自己在东方大陆的最大目标,这个任务完成,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游戏已没什么可玩的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芸芸的说法。

    的确,在命运带着我完成了最后的那个任务之后,我重新拿回了隐为者这个号,而且让两个角色合而为一。

    我所失去的,统统都拿了回来,而我现在的实力,几乎已经站到了所有玩家的最顶端。我实再想不出,这个游戏到底还有什么玩下去的意义。

    “这么说吧。”芸芸微笑着说道:“你觉得华夏老总是个笨蛋么?”

    “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我惊道。

    若说华夏老总是个笨蛋,那这个世界上可能就没有聪明人了。

    一款《天地》游戏,使得华夏集团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大型跨国企业,更是带动着自由实业等一干团体一起向前迈进。如果说他还不能算是聪明人,那要什么人才能算是呢?

    “这就对了。”芸芸说道:“你听说华夏公司准备推出什么新游戏了吗?”

    “没有。”我摇头,但下面的话已用不着芸芸再说下去。

    若是一个游戏真的到了尽头,华夏公司没理由不弄出点新鲜的东西来留住这广大的客户群。而现在始终没有动静,这岂不是代表着……天地,还有足以吸引人的地方,而且,这个亮点,还将持续很久很久?

    脑中的疑问还没有整理出一个头绪,眼前的战局却猛然间发生了变化。

    就在罗侯只剩下一丝血皮,即将被我们诛杀之际,一股强大的力量自我们的脚下涌了过来,罗侯的身体随之消失……“罗侯呀罗侯,亏你也称得上是一代魔神,怎么会不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道理。”

    天空中,一尊巨大的影像狂笑着,是冥王!

    之前还东追西打,欺负着龙城内玩家的冥王,竟然一口吞掉了即将挂掉的罗侯,将其力量全部吸收到了自己的体内。

    “隐为者,多年以前,你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是你全部还回来的时候了!”

    我想不到,冥王刚刚吸收了罗侯的能量,便将怒气发到了我的身上。我的目标,就这么明显么?

    巨大的六芒在冥王的掌心中亮起,我刚要接招,芸芸突然抢到我的前面,魔杖一挥,一颗绿色的光弹迎了上去。

    黑暗魔力与光明教廷最神圣的力量在空中骤然相撞,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流冲击自撞击处传来。伞儿全身光芒大放,将迎面而来的冲击力尽数吸收。但是这一击,还是超出了芸芸所能承受的力量。

    小四飞身而下,我接住芸芸下坠的身体,连连后退。所幸伞儿救援及时,否则的话,芸芸即使不挂也要去半条命。

    稍稍喘息片刻,芸芸很快利用自身的恢复力将状态调整好。作为光明教廷的主教,只要没有当即挂掉,想要恢复体力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有着伞儿、小白与阿大联手加血,停留在天空中的部队所受的损失并不大。但是对于下面那些普通的玩家们,却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龙城广场,巨大的龙神雕像已被炸掉了半边,整座广场活脱脱被炸出了一个半球状的大坑。坑底,只有少数几个玩家还在挣扎着,拼命朝着自己嘴里寒着药水药丸,而更多的玩家,已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给秒杀掉。

    在离着广场较远的地方,玉舷舫及时开启了机关护盾,使得几所重要的建筑并未遭受太严重的损失。但是大大小小的街道,却因为这些冲击力而变得一片狼籍。

    而在此之外,那些正处于战斗中的玩家们,更是被冲得七晕八素,有的甚至找不到原来攻击的目标,闭着眼一个劲儿乱砍。看来,这冲击力居然还带着混乱效果呢。

    “凯瑟琳那娘儿们不敢出战,派你个小丫头片子来跟我作对么!”冥王哈哈大笑,双手置于胸前,一道紫色六芒星顿时出现在他的眉心之中。

    “小心,这家伙不好对付。”我小心地提醒着芸芸。现下仍旧有无数妖魔试图攻击龙城,好几处的城墙都已被攻破。玩家们根本已无心对付这BOSS,想要战胜冥王,只要靠着我们自己了。

    这场战斗的胜利与否,直接关系到下面的战斗。玩家们都在看着呢,若不努力,我们就将失去最后的根据地。

    冥王眉间的六芒星瞬间扩散,天地间突然变得无比昏暗。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体力、精神与元神都在不住地下降,变得虚弱无比。

    而随着我们的虚弱,冥王的眼睛渐渐睁开,那血红的双眼,竟然慢慢变成了金色。

    “大伙小心!”

    我出声提醒道,已来不及将天眼术看到的一切通知各人。

    冥王的这个技能,是他吸收了罗侯的力量之后形成的。虽说没有罗侯本人使用起来那么厉害,但却可以将从我们身上吸收到的能量全部转化成为伤害。

    待到他把这股力量释放出来之时,无疑相当于在我们当中丢下了一枚原子弹。

    “炼妖壶!”

    看着那越聚越亮的六芒星,我大喝一声,一道金光自我的身后渤然而起,巨大的壶身出现在人们的头顶上方。

    强大的气流使得我的头发全都竖了起来,那滚滚的热浪使得眼前的一切都仿佛沉浸在一片水波之中。

    封印之刃与轩辕剑交叠,全身的力量都已集中到了我的眉心深处。只有这样,我才能完全控制住炼妖壶的力量,稍有分神,也会功亏一篑。

    放大的炼妖壶在我的上空不断地旋转,疯狂地吸收着冥王释放出的强大力量。我的全身上下已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若再继续下去,炼妖壶必将失去控制,连我一起也给收了进去。

    逆天战甲虽说能助我发挥出炼妖壶的实力,但自身的体质,还是没办法让我坚持太久的时间。

    周围的兄弟们也没闲着,东西方的法术技能凝聚出一个又一个威力强大的光环。流星疾雨一般,将我们的视线渲染出一片又一片耀眼的光华……***************************************************“哈哈哈哈,罗侯死了,冥王也挂了,东方大陆……不,整个人界都是我的了!

    一阵狂笑突然响起,所有玩家全都愣住了。

    罗侯挂了,冥王也在我们团体的力量之下挂了,经验刚刚上涨,玩家们还没来得及整理BOSS及怪物掉落的物品,这打哪里又蹦出来一个BOSS?这还有完没完啊?!

    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面若青铜的大汉屹立在天地之间,一身肌内仿佛铁铸铜浇,说话之间就如同阵阵钟声,震耳欲聋。

    东皇钟!

    我说从头到尾,这个投靠了罗侯的家伙怎么一直就没出现呢,原来,他投靠罗侯是假,暗中保存实力,坐收渔人之利才是真的。

    东皇钟没有像冥王那样,继续攻击龙城,而是在一现身之后,立刻飞身而起,朝着远处飞去。

    就这么出现一下就跑了?搞什么啊?

    众人还在纳闷之中,炼妖壶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快!他是要去昆仑山,打开天界之门!只有你才能阻止他!”

    我目光一凌,骑着四翼黑龙飞身追去……尽头满地尸骸,堆满了昆仑山大小道路与山谷。

    东皇钟说得没错,在罗侯与冥王挂掉之后,他的确算得上是第一号大BOSS了。

    可即便是这样,群众的力量也是强大的。

    玩家们静静地站在远处,无私地奉着自己的力量。我双手紧紧握住轩辕剑,炼妖壶在我的身后缓缓地旋转,将其吸收到的所有能量全部传输到了我的体内。

    芸芸在我身后不断地替我恢复着体力,那暖暖的感觉让我觉得浑身充满着力量。

    全身的肌肉仿佛要被绞碎了一般,那巨大的力量在我的四肢百骸中不断地冲撞,使得我几欲作呕。但是我不敢稍有松懈,死死地握住轩辕剑的剑柄,任由那融化的金属液体流遍我的掌心。

    “啊——”

    我终于再也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力量,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吼。芸芸在我身后猛地一颤,生命之树顿时在我头顶上绽放开来。

    我知道,这一次生命之树的绽放,是芸芸用一个等级换来的。强行使用受限技能,结果就会是这样。

    所有的僧人都在用力全力为我加血,但即使是这样,那强大的吸力依旧让我无法承受。

    双臂骤然下挥,一道直径足有三丈,宛若实体般的金色光柱自轩辕剑的剑尖渲泻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剑影。

    金芒所到之处泛起层层波纹,仿佛空气都被点燃了一般,完完全全地扭曲了……“破碎虚空……轩辕剑……盘古斧……哈哈哈哈!”东皇钟的身体出现了一条垂直的裂缝,他兀自狂笑着,撕扯着自己的胸膛。

    “你们以为……杀掉我就可以了吗?天界之门已经打开,一切皆为运数……”

    一声巨响,东皇钟的身体四分五裂,而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裂口处迸发了出来,所有在场的玩家全都晕了过去……*********************************************“这里……是哪里?”

    芸芸喃喃地呻吟了一声,让我喜出妄外。

    在游戏里,芸芸还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我甚至都想直接下线,拔了电源让她醒过来了。我实再不忍心看到她那虚弱的模样,哪怕叫我放弃游戏里的一切都行。

    醒来的时候,周围就只剩下了我跟芸芸两个人,跟我们一道的玩家全都不知所踪。

    不过,我始终隐隐觉得,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

    一束光芒轻轻闪过,我觉得脑子里似乎有点眩晕,下意识地拥紧了芸芸的身体,生怕一个不小心,她也不见了。

    眩晕中,我感觉到芸芸的双手也在我的身上探索着,她似乎清醒了许多,体内的力量也正慢慢地恢复。

    “你们终于醒了。”一个声音自虚无中传来,让我精神为之一震。

    是命运?!在将逆天战甲修补完成的时候,他不是消失了么?怎么又会突然出现。

    “呵呵,命运是永远不会消失的。”跟以前一样,命运总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提前做出了回答。

    用力睁开眼,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团银白色的光芒包裹住那具神秘的躯体,让人难以看清他的真实面容。但是,那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那就是命运。

    “欢迎来到九重天外,你们是第一批进入这个世界的人。”命运的声音带着愉悦,连带着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你说这里是什么地方来着?”

    我挣扎着坐起身,将芸芸也给扶了起来。

    四周,仿佛是一片浩瀚星空,那一颗颗五彩斑斓的星球正在我们的身体周围旋转流动。不远处,那银光汇聚的地方,恍若飘浮的银河。而我们,竟然就躺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星空之中。

    “天外有天,这句话,你们应该不会感觉到陌生吧?”命运的声音传来,我们眼中的影像又变得清晰了一点。看上去,那似乎还是我当隐为者时的模样,但身上的装束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命运见我打量着他的面目,微微一笑,说道:“请原谅我继续使用这张面孔,因为我太喜欢这个样子了。如果你反对的话,我可以变化成其他模样。”

    “不用,你喜欢这个样子,那就这个样子好了。”我轻笑着说道。

    想不到这NPC居然对我的模样产生了兴趣,我也习惯了命运就是长得跟我一样,要是再变其他的,说不定还不适应呢。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命运冲我点了点头,作为感谢,接着说道:“你们战胜了罗侯与冥王这两大魔头,天界之门已被打开。现在,你们已正式进入九重天世界,可以选择自己的角色了。”

    “选择自己的角色?”

    我和芸芸都是一愣,怎么听起来,这就像是游戏刚刚开始,建立角色时NPC指引所说的话呢。

    “还不明白吗?”命运的影像面带微笑地看着我,“这里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而你,跟你的朋友们,也将正式踏入另一道征途。”

    “六道众生,生死轮回。”命运缓缓地抬起头,双手摊开,往曰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般在我与芸芸的眼前重现。

    依稀中,我又看到了昔曰那个活泼刁蛮的马尾辫,忍不住扯了扯芸芸如此披散在肩上的长发,惹来一阵娇嗔。

    “隐为者?百鬼夜叉与紫色星晴历经多般劫难,终于打开天界之门,得登神位。”

    “我们……我们成神了?”芸芸面露惊讶,竟然连我再一次扯动她的头发都没有发觉。

    其实,自从命运开始说那番话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的真的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还是不免有些吃惊。

    咱们已经成神了?那接下去,这个游戏还有什么可玩的?

    说实在的,无论什么游戏,一但成神之后,就再没什么可玩的了。我不相信天地就会这么结束掉,若是那样,我又该何去何从呢?我不由得想起之前与芸芸的谈话——天地,果然没有结束。

    “成神……”命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成神,只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你们两个都不是生人,我索姓也对你们说清楚吧。虽说,你们已经进入天人境界,但却没成逃出三界五行,身在六道轮回之中,所以,成神,也不过就是踏入了另一个命运之中。”

    “我明白了。”我回头冲着芸芸一笑,说道:“咱们完成了最终任务,这是开资料片了呢。”

    芸芸婉尔一笑,向命运问道:“接下来,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全新的世界?”

    “所谓九重天外,其实是……”

    命运漫声向我们讲述着这个全新的世界,我与芸芸静静地听着,心情跟着越来越兴奋。

    原来,所谓的九重天外,其实就是凌架于东西方大陆外的另一个世界。只有完成了人间六道轮回的一系列任务,且达到一定实力之后,才有资格进入九重天外,开始全新的游戏篇章。

    对于我们来说,人间的一切已成为过往云烟,对于下界的玩家们来说,我们就是神。我们的一举一动,甚至可以影响到大陆的发展。

    可是,游戏也有游戏的规定,神,是不能轻易左右人间的动向的。而人间,无论精灵、兽人,还是妖族、鬼族,只要做完了任务,都有机会成为神。

    只要一天为神,我们就只能留在神的世界里。在这九重天外,进行着我们新的游戏。

    而在这里,依旧存在着死亡。而且一但死亡之后,再没有重生一说,而是直接被打入轮回,重新进入人间的历程。

    当然,重新回到人间之后,原来的等级与技能还是予以保留,只不过么,任务得重头再来了。

    在这个世界里,有新的地图,有新的BOSS,新的职业,新的技能,一切都是全新的。

    我们的身份,是刚刚进入神界的新人,而接下来的一切,又将重头开始。

    所谓三界,其实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上至东西大陆,下至净世地狱,都属于欲界。而现如今,我们不过是脱离欲界,进入色界而已。

    一切,依旧照着游戏所决定的命运前进着,而我与芸芸,以及完成任务的诸多玩家,也将重新踏入新的历程。

    直到最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只剩下了我跟芸芸两个人。

    其实,在东皇钟毁掉之后,所有成功完成这个任务的玩家都被传送到了九重天外,而有着夫妻名份的玩家便会被传送到同一个出生点上,方便两人选择同一条路线。

    九重天外,三界之中,若无边苦海,若荆棘旅途,若是没有一个人相伴,那可是寂寞得很呢。

    而若是夫妻二人只有其中一个完成了任务,或是其中一个没有达到进入九重天外的条件,那满足条件的一方会收到一个选择——放弃前缘,或是尘缘未了。

    放弃前缘的,自然就将与自己的另一伴断绝关系,不过大多数人,都会愿意为了自己的另一半继续留在人间,等侯着下一次机会。

    就像安落虹,因为中途挂掉,没能完成任务,夜梵天也是甘心为了他重回人间。或许,在没有了百鬼夜叉的东方大陆,他们可以玩得更加尽兴也说不定呢?

    拉起芸芸的手,我们一同踏入那虚无的宇宙,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

    天地之间,除了东西两片大陆之外,更有一个九重天。在九重天外,是否还有更多不知名的空间?

    天地这款游戏还没有结束,而玩家们,也将继续在这个游戏的世界中探索下去。

    天地,永无尽头……——全书完写在最后的话:

    《网游之天地》上下两部现在已全部结束了,其间可能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感谢大家长久以来对小隐的支持与帮助。

    《天地》当中,可能还存在有许多漏洞,也可能有许多之前埋下的伏笔没能一一写到,可是写到这里,再多的解释已经没有意义了。若是以后有时间,我会在外传之中将这些伏笔一一解释清楚。

    故事已经结束,但天地永无尽头。


同类推荐: 斗破之无上之境重生之最强剑神惊悚乐园主神崛起逍遥梦路恶魔囚笼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遮天之万古独尊